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集中而来的快感
集中而来的快感

集中而来的快感




先是跳蛋,从乳头开始,震动着下滑,没有丛林,直接滑停在洞口的阴蒂上,震动疯狂的刺激着我,哀求没用,反抗没用,我只好淫叫了,因为那刺激我受不了,真的很舒服。没停留多久,跳蛋就入洞了,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位置,G点还是配合肛塞?不深不浅的停在那里,却一飞冲天的刺激着我的感受,我这下是张大嘴尖叫了,刺激过头就是难受了,我好想摆脱下面的跳蛋,就一个小小的跳蛋我都容忍不了了。

接下来应该是按摩棒,他竟然塞进了我的嘴里,震的我的声音更加的抖动,更加的淫乱。这个明显比跳蛋要有力量,也使用方便,但目的地是一样的,压完乳头,转完乳房,最后还是猛攻阴蒂。三管齐下,三处集中又精准,我已经尖叫的失声了,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下面,我崩溃了,因为我既非常非常非常舒服,又非常非常非常难过,我是高潮了,可快乐与痛苦一起爆发,我都分不清自己是高潮的喷射还是失禁的喷尿,我甚至清醒的感到身体里的洪水倾泻而出,不是一阵,是一阵阵,是持续的喷射,持续的快乐,持续到尽头。

“我玩的好吧,比我叔爽吧”,我根本没有力气回答他。

“啊。。。”这次真的难过了,这次真的空虚了,当他再次把按摩棒作为惩罚刺激在阴蒂上的时候,我受不了了,是难过的受不了,是要逃跑的受不了。

“爽不爽啊”,他继续催问。

“我受不了了,现在不舒服了,你放开我啊”,我不得不回答。

“我不要了,要死了,啊”,他还在继续折磨我的阴蒂,三处的刺激一个都没少。

“我不要不要了”,可怎么挣扎也躲不开。

“那换一个”

“啊?”他只给了我5秒钟的安宁,根本就不算安宁,只是放开了按摩棒5秒钟,跳蛋和肛塞还在那继续呢。

“啊,不要,我会死的”,他竟然拿来一根电动棒插进了我的骚洞,跳蛋也没有拿出来,只是被挤进了更深的地方。没有休息,没有停顿,没有减少,反而又多了一件,因为按摩棒也继续凑在阴蒂上。

我最后的力气也被榨干了,更强大的刺激淹没了我的一切感官,我叫不出来了。我除了本能抖动身体,剩下的只是无助的忍受他的玩弄了,按摩棒在震动,电动棒在抽插,里面还有跳蛋,后面还有肛塞,很久没有这么多重快感的集中了,甚至好像就没有过这样的。

片刻抽插,就把我击碎,我又高潮了,自己感觉就像要昏了过去,太累了。他立刻拔出电动棒,空虚感立刻袭遍全身,加之按摩棒的继续刺激,痛苦的感觉又把我唤醒,既是告诉我快乐还将继续,也是告诉我痛苦一分也不少。

“不要了真的不要了”,痛苦让我清醒,清醒让我哀求,可哀求分分钟就被四重奏拒绝,我已经分不清高潮是什么样了,来的太快了。周而复始,哀嚎不断,麻木到痛苦都无法唤醒我,太太太太虚脱了,可他会放过我吗?

不会,他拉起我亲吻着,好像是在给我过一些阳气,让我重回人间,然后把我翻个身,让我跪趴在床边,他又可以开始四重奏了。

“停停停,真要死了”,“哈哈哈,越来越爽吧”,他开心的哈哈大笑,抽插的异常迅速,我的哀嚎只是在给他助兴,让他兴奋更加的卖力。一次次的高潮接连不断,我不停的放出最后的淫水,直到他满意。按摩棒撤了,可跳蛋还在洞洞里,电动棒也还在继续,肛塞也在帮忙,但即便这样,我也感觉到莫大的解放,因为我还只是半个死人,还需要透口气。

束缚被解脱了,我被抱起来不知往何处,我也无力挣扎,颠簸了一会温暖加身但也有双手袭扰,更有硬棍碍人。但温暖还是很舒服的,下面的肉身也很舒服,各得其所吧。

稍事休息,我感觉到有人在扒我的衣服,本能的还是想阻拦,可我恢复的那点力气根本无法抵御,我才弄明白当下的环境,浴室里,准确的说是浴缸里,还躺在一个人的身上,面前的人正在帮我脱,可我不认识,我连忙整理思路,这么快就断片了?

“别挡了,这时候挡什么啊?”这声音熟悉,回头一看,刚才的大叔,明白了,眼前的就是蒙眼的侄子,一味让我疯狂的坏蛋。

“你混蛋啊,不能好好的玩啊”,我的拳头无力的砸在他的身上,他的手自顾自的继续脱我的袜子。

“来,我帮你洗”,大叔的手在揉搓我的乳房,侄子的手就伸在我的阴部,我的手却无处安放。

沐浴液被打在身上,大叔温柔的揉搓着乳房,上下左右,圈圈点点,痒痒的我竟然笑了出来。侄子则把沐浴液涂抹在下身,肉缝揉搓的也算温柔,跟刚才的执着折磨判若两人。上下两人也还算是享受,就舒缓一下吧,这是清洗要回家吗?看着侄子支撑的帐篷,我知道自己想早了,他还没出枪呢。两个人用尽挑逗之能事,我却被骚扰的笑个不停,完全忘记了刚才所受的折磨。正面洗完,翻转洗背后,大叔专注的揉搓乳房,侄子却可以继续洗屁股了,甚至他连尾巴都一起洗了洗,真当那是我的一部分啊???

“来,你先给我叔洗”,我不算女王,不可能一直享受待遇,侄子把我抱起来,让我为站起来的大叔服务。这是还算融洽吧,我接过沐浴液慢慢的涂抹在大叔的身上,涂抹后背的时候,我是直接环抱上去的,也算让我不大的乳房多服务一下大叔,他还是不错的,只是后半场这侄子是哪里来的?他的计划还是小老公的计划?

继续涂抹的时候,我瞥间了软软耷拉的鸡巴,这应该是刚才射过我的,还没恢复元气呢,出于对大叔的好感,可能也有些小恶作剧,我竟然觉得突然的心情大好,主动的跪下去要好好激发一下勇敢的武士,看看他还能不能上战场。

“他好辛苦吗?”,我故意问。

“操,这骚逼,快点舔”,大叔没说话,侄子一旁激动起来。

我伸出舌头,慢慢的靠近,轻微的托起,慢慢的前进,心里竟然萌生挑逗的心态,我也想调戏一下大鸡吧,再次的含入,只是刚刚入口,我就慢慢的开始嘬,用力再用力,就好像我在吸吮着他的阳气,让我特别得意。果然他迅速膨胀,真男人一般伸直了腰杆,变得坚挺变得刚强,我当然喜欢了,好好吃开始,我卖力的套弄起来,双手也慢慢的抚摸蛋蛋。

“看着我”,大叔也来了兴致,抱住我的头,用力的抽插我的嘴巴,越插越深越插越重,直至卡进我的喉咙,欢悦的我竟然没有反感没有挣扎,看来彼此满意之后,我的喉咙都主动喜欢大叔的插入呢,可他竟然不是进出,而只是卡在那,像螺丝一样不断摇晃转动我的头,一直用喉咙给他的龟头按摩,这下我受不了了,两只手不停的拍打着,推搡着,而他的大手纹丝不动,继续的左摇右摆,侄子也上前来配合着抓住我的双手,把我压在大叔身上不容挣脱。我被绑架了,我窒息了,我只能等待着他的满意,我的小伎俩,我的调戏,立刻就被瓦解被征服,甚至被禁锢,不过也还好,没有说崩塌一切的美好,因为我突然也想试试这样的方式,看看他就这么磨啊磨能不能满足,我能坚持到什么程度?

“爽,操,麻痹的操货”,大叔很是兴奋,果然磨成了,滚滚的子孙冲进我的胃里,可我还被禁锢着,继续被牢牢的塞满,只是我已经能感觉到大鸡吧变软的退出,我也慢慢变得轻松了。

“该你了”,大叔推开我的脑袋,我立刻就被推向了大侄子。

“让她再给你洗洗,洗干净了再说,叔”,侄子竟然没那么猴急,架起我让我继续。我只好主动的拿过淋浴头,在大叔的身上冲洗起来,那个鸡巴又软了,刚刚的起伏转瞬即逝,抓在手里好小巧,这应该是他最乖巧的时候了,心里又觉得少了点什么,男人真争气,但威风的时间总不长。我把大叔洗完擦干,这期间他一直抓捏玩弄我的乳房,侄子就一直抠我的下身,哪怕鸡巴软了,哪怕鸡巴没用,男人的心还都是不老实的。

“好了,来伺候大爷我”,侄子坐在马桶上,内裤已脱下,长枪已朝天,我这才看清,这枪更长,也不输大叔的粗,我是难逃一劫了。

我只得乖乖的跪下去,努力心无杂念的给他涂抹,尤其涂到鸡巴的时候就想着多涂点多涂点,最好用泡沫给他淹没了,挺挺在我的面前,当下还是有点害怕的。他的手不停的挑逗着我的乳房,今天出奇的敏感,痒痒的我都想笑。

“站起来”,他又开始给我涂抹了,此刻这浴室里只有我二人,感觉上像极了情人的温存,他喜欢着我,我也不反感他,刚才他对我的折磨完全抛到了脑后。我只涂了他的鸡巴,他却给我涂了全身,乳房,屁股,后门,骚洞,里里外外,随心所欲,这到底是谁伺候谁啊?而且他主动的拿过淋浴头,给我洗刷个干净,虽然是左挠挠右抠抠的玩的也很开心,可我心里忐忑了,这前后的感觉怎么不一样呢?不会是他憋着什么大阴谋吧。我赶紧抢过淋浴,也给他洗刷干净,我要努力折弯长枪,罪恶之念头都是从那里来的。

我主动的跪下身,握住长枪,开始套弄,他刚才一直玩弄我,应该憋的很久了吧,只要我卖力点,用心点,应该很快会成功的。吞下去,吐出来,上下的舔,还有蛋蛋,还可以继续向下,我把头低的更深,舔向他的肛门,我知道他很舒服,因为我也听到了他的爽叫声。我的舌头一边在肛门处转圈,我的手也不停的套弄他的鸡巴,他更兴奋了,我甚至感觉到了他的抽搐,我努力的把舌头伸进他的肛门,甚至那里臭臭的我也在加油,手上的速度方式也不停变换,果然没多久我就引爆了他的火药。

“操,浪费了我的弹药,你真是个臭婊子,去给我舔了”,我得逞了,解除了危险,舔就舔吧,骚逼是再禁不起折腾了。我趴在那慢慢的舔地上的精液,哪里看的清楚嘛,都是水装装样子吧,他反而悠闲的把脚架到了我的身上,就让我那么驮着。

“听我叔说,你什么都可以玩的啊?”我心中一惊,他这是又要打什么算盘?

“说上周十个男人操你,这就又能玩了?”,他一边说,一边把手又抠进了我的洞洞,这下换我颤抖了,他怎么什么影响都没有?

“来这之前还吃过别的鸡巴,你这还是逼吗?”他用力的抠抓我的逼逼,我只能忍着。

“我来给你写个评语啊”,

“不要,你要干什么?”我想爬起来躲开。

“啪”,重重的巴掌打在我的屁股上。

“你这样子就是发情的母狗,装什么装?”,“你就是臭骚逼,记住”,又是两巴掌,我知道逃不过了,他还扯着我的尾巴呢。

“奇骚无比,天生欠操,专用便器”,他一边说着,一边在我的屁股上,阴唇上,大腿上写着什么。

“来,让我挖挖,看看还有没有水了”,说完他的手指已经插进我的骚洞里了。看来我的得逞没什么用,可恶的男人不光有鸡巴,还有其他本事。

“啊。。。”他的手指更加厉害,刚才已经被掏空的身体,立刻汇集能量,迎接手指的抠挖,我也开始浪叫了。

“说自己是婊子,是骚逼”

“要死了,好爽啊”,他的手指快准狠,每一下都催发我的欲望。

“说自己是骚逼”,他的手上加快了速度,可我不想说,而且我正享受着快乐呢。

“啊?”他竟然踩了急刹车,把手抽了出去,我立刻由天入地,这怎么能停呢?我扭回头看看他,竟然鸡巴赫然挺立,他这么快就恢复元气了?

“不淫贱,没性福,走,爬出去”,他抓住我的尾巴,像抓住马的缰绳一样扯动着。

“我是骚逼,我是婊子”,本就嗷嗷待哺的骚洞,又加上后门的难过,我怎能不妥协?

“晚了,快爬”,我还没有擦干水,就这么湿漉漉的爬出去?还有好难过啊

“我是骚货,我是臭婊子,我的骚逼最下贱,你好好玩我吧”,我再次认清自己的身份。

“是骚逼,就给我快爬”,他还在催着,不光后门的拉扯,他的巴掌也落在了屁股上,我不得不向门外爬去。

“叔,这骚逼很不听话呢”,大叔正在外厅里抽着烟。

“混小子,你第一次玩,别下那么重手,弄坏了我们以后谁都吃不上”,大叔安抚着他。

“操,你还是个香饽饽啦”,又是一巴掌。

“不,我是骚逼,我听话,我是婊子,我求你玩我的骚逼啊”,我还在为着骚洞的空虚胡言乱语呢,我更加知道这个侄子更变态。

“时间不早了,你快点操吧,她还要回去呢”,

“我求你了,你挖我吧,我的骚洞喜欢你的手指”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就这么需要他的手指,以前对小老公很多时候都是排斥的啊,因为我更喜欢的是大鸡吧啊。我一边求着,一边把屁股撅起来,希望骚洞能像灵活的嘴巴一样吃到他的手指。

“哈哈,叔你看,是她求我下手的啊”,侄子很得意。

“走,再去给我叔舔舔”,我当然要服从了,快速爬到大叔近前,扒开他已经穿好的短裤,贪婪的把我的嘴吃了上去。

“嘿嘿,来日方长啊”,骚洞也如愿获得了手指的再次光临,真的是好厉害,褪去的快感立刻就被催动起来。

“嗯,你好会抠骚逼啊,要被你抠破啦”,他的手指一边抠着洞洞,一边搓着阴蒂,比以往的感受都来的猛烈来的充实。

“叫老公”,搓阴蒂的手又换去拉扯尾巴,我真的受不了了

“啊,你好厉害,比我老公还厉害,你比他们都厉害,我要嫁给你,天天让你玩的骚逼”,我又开始语无伦次了。

“操,你就是个母狗”,显然他不会喜欢我,他只喜欢玩弄我。

“啊啊啊啊啊”,我又喷射了,他的手指继续,我的喷射继续,我怎么那么淫贱?但快乐的满足是真实的,谁又不追求呢?

手指方罢,鸡鸡又来,他的火棍终于插入了我的骚洞,啊,我好舒服啊,因为满足,因为快乐,还因为他有更厉害的实力,我又继续随着他的指挥翻飞了,狗趴着,桌子上,床上,沙发上,墙上,被他搬来搬去,而每一次都让我快乐无限。我刚才的得逞既是成功的又是失败的,因为他越战越勇,更加持久,我也因此魂飞魄散。


【完】